味道

小时候特别重口味,喜欢用酱油,胡椒拌白米饭吃,包汤圆的时候嘱咐大人把红糖馅换成豆瓣酱。上学的路上吃上一碗热干面,会撒上一层红油辣椒,放学嘴馋会买一个烧饼,也要老板抹上带辣椒籽的辣椒油才吃得香。

这可都是拜老母亲所赐,她炒的菜又咸又油,喜欢吃咸得发齁的腌鱼,辣得掉泪的泡萝卜。全家人的口味都被她带跑偏了。后来长大出去工作了,外面的食物又清淡又美味,重口味就这样被调和了。所以,每每回家都嘱咐母亲炒菜不要太油,不要太咸,不要太辣,不要放那么多调料,吃了对身体不好。不过她回回我行我素,也会有那么一点改变,只要我回家就会照顾我的口味,少放点油,盐,我不喜欢吃肉,放我面前的也全是素菜。我家人口多,每个人回家她也要照顾到其他人的口味。

每每因为其他事情跟她拌嘴了,或者心情不好,要是刚好在吃饭,我就对着菜撒气,说这菜不好吃,油太多了,是不是又放猪油了,我最讨厌吃猪油了,是不是又放味精了,难怪我嘴里感觉这么涩,太辣了,我又要拉肚子了。这种情况,她要跟我吵几句说我不识好歹,不过也会默不作声,自己又夹起来尝尝,说,我没放呀。

因为疫情原因封锁道路哪都去不了,我待在未来婆家近2个月。阿姨炒菜按理说很符合我现在的口味,从来只放盐,不放任何调料。也爱放切得细碎的生姜,连饺子陷里也是。爱吃腊肉香肠,煨汤也用腊鸡腊鸭。甚至油盐放置比例超过我妈。觉得自己始终是个客人,我尽量多吃,生姜也吃下去了,放糖的肉也尽量多吃几块,奇怪的腊味汤也喝几口。怕人家觉得我挑剔她做的菜不好,未来难相处。她也很照顾我,也很留意我喜欢吃什么,也想尽办法给我做吃的,但看到他们家人都吃得很好舒适,为了让她做饭没有那么多负担,我也总说都可以,我都吃。

难在身在他处,我会想念我妈的重口味,我流着泪跟男朋友说我想回家,我想那个味道,是毫无保留包容的味道。只有在母亲面前,即使吵架不合,也还是一个挑剔小孩。

昨日我正式领到结婚证,满心欢喜的带回家给她看。不知道怎么的,她总觉得我喜欢吃龙虾,也许是哪一天她看到我多吃了几口,所以她早早准备了一大盆活虾,凉拌了一大盆毛豆。菜还没准备好,毛豆先好了,我端出去就站在桌前吃了起来,毛豆的味道又辣又酸,我吃得停不下筷子。她笑着说,以后到婆家去了,可不能这么干知道吗?

我说我知道了,我肯定会很懂事的。

啤酒焖虾和凉拌毛豆基本是被我一人一扫而空的,最后几只虾,咸得下不去嘴,但我依然觉得可美味了。她很高兴,看着我吃完,说是自己不饿。吃完后我擦桌子,洗着碗,她在给我煎要打包带走的咸鱼,笑说着不要我洗碗,以后再来就是客了。我说什么客不客的,这耽误得了我们吵架吗。

她总迫不及待的把我嫁出去,又总偷偷的问我,人家对你好不好呀。

我理想的母亲应该是善于理解自己的孩子的,不会使用暴力,不会道德绑架。她总是做得不够好,更不符合我心目中完美母亲的形象。

可是意识到有这么一天,当我要学会融入另外一个家庭,母亲的味道也终会成为记忆的味道,我竟有些不知所措的难过。

      Categories : 音乐里的故事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