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

自从外出看电影回家,早上起床突然发烧红眼。也终于在熬了一整个星期的发烧中结膜炎痊愈了。想到在诊所打针的医生太不专业,害我白白挨了三四针,手上的淤青现在都还没好,把恐惧打针的我折磨得更恐惧打针。医生乱戳我手疼得直掉眼泪的时候,我小声说我不想打针了,我怕。他在身旁对着医生直喊我们不打了不打了不想看我受苦,而此时我又似乎又有了勇气再给瞎眼医生一次机会,让她再戳我一次。最后一次成功的打进了。

他一直在我身边安抚我的恐惧,温柔如水。

不幸的是,他悉心照料我我却把病毒完整地传染给了他。接下来就是他低烧不退,浑身酸痛,扛了几天,扛不住了逼他去医院打了头孢和消炎。病很快就控制住了。还在感慨爱运动的男人抵抗力就是好些。

没想病去如抽丝,他也没按时或者没胃口吃饭。5月24日我下班他来接我,在地铁上人多拥挤,缺氧。前一秒还在说话的人,下一秒就直愣愣的晕倒在车厢。更不幸的是,他的头挂到了地铁上门厢处的硬螺丝。血,我慌乱的想要扶他坐起来,旁边的人就在喊,流血了。我看到了他后脑勺的血喷了出来。

我脑袋一片空白,潜意识里我就是想要他站起来恢复意识,就一直喊你快起来快起来。地铁上的人多,纷纷说快脱衣服压住伤口,我想都没想就想脱自己的衣服,旁边就有人喊,脱他的脱他的,于是大家一起把他扶起来后,我脱掉了他的T恤,按住了他喷血的伤口,他也恢复了意识。事后他说感觉有人要脱他衣服,他就下意识的醒了,好家伙,防范意识挺强的。我脱了我就要上新闻了。

到下站后马上有地铁乘务赶到,不得不赞美一下这服务的效率。马上有人拿来医药箱帮忙简单的包扎伤口。我看他渐渐开始说话了,悬着的心才放下来,才感觉到放松不自觉哭了出来。我要扶他出去去最近的医院处理伤口,乘务姐姐拉住我叫我先处理一下我身上的血迹,然后我就看到身后已经有一盆热水了,她还很贴心的帮我擦脖子上的血迹,旁边有位小姐姐立刻递来了纸巾,那一刻挺感动的,第一次感受到大武汉的人情味。让我不至于很无助。

他恢复意识后看我脸色不好,又来想办法安慰我,逗我,让我不要担心。但他越这样我越心酸,明明是我传染了结膜炎给他,让他变得虚弱的。

到医院急诊缝了八针,照CT说还好只是外伤。我问他痛不痛,他说简直像蚂蚁咬一样,还趁机嘲笑我打针的时候痛不欲生的样子,试图逗我锤他。他说他要去做个全身体检,要是有病了,绝对不娶我,让我赶快跑吧,有多远跑多远。那要是我得病了呢?娶,残废也得娶。拉倒吧你,骗三岁小孩呢,我骂他。

有一瞬间我有种错觉,时空混乱,我们现在已经是七老八十的样子了。可是我们才认识3个月。我们在彼此面前,都展现了最纯最真的一面。

可意外与好运总是在不经意间就来了,毫无防备措手不及。不要去考验人性,活在今天吧,活在今天能够享受到爱的环境里,明天来了我们再谈其他。

Categories : 故事里的音乐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