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的安排

遇到一个女孩,认识了几天,我们一起吃饭,她突然问我:”你是我的朋友吗?” 我楞了:“为什么这么问呢?” “因为跟你一起聊天特别开心,我喜欢你这样的朋友。我想确定一下你同意当我的朋友吗。” 我有点尴尬,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毕竟成人后,很少能碰到这么有仪式感的问题了。

这姑娘有一张通红的小圆脸,眼睫毛很长,眼睛也很大,头发比我还短,实在看不出跟我同龄。

有一次我们在上班的电梯里遇到了,那天我特别低落,躲在电梯的角落低着个头,她突然戳了我一下对我一笑,说嘿,你是新来的吧。那个笑很阳光,仿佛吃了一颗奶糖后留在嘴里还有甜甜的味道。我被她感染了。

后来我们交换了名字,我觉得她笑得特别可爱,会故意去逗她笑,给她分享趣事,她说我简直是快乐源泉。

我始终没有给出“你是我朋友吗”的回复,但我还是总给她讲刚刚发生的趣事,她也偶尔跑到我那里从背后勾住我的脖子跟我说好累哦。会在一月一次大姨妈来情绪烦躁的时候跟我吐槽她男朋友信誓旦旦的说要跟他分手,我顺势去夺她手上的戒指,说那摘下来送我去卖钱吧,她又开始哈哈大笑着把手夺回去。

她实在太单纯可爱了,我不愿她成为我的朋友,不忍心让她看到我竟然有黑暗阴郁的一面。

在关系的建立中,绝大多数出现在我生命里的人在对我抛来进一步亲密链接的试探时,我都会条件反射的后退。不是我冷漠,我只是对未知感到害怕。

从来没在朋友面前倾诉过痛苦流过眼泪的人,怎么会害怕呢?你就是矫情。

我也曾怀疑自己是不是得病了,抑郁症?可我白天嘻嘻哈哈,夜晚也不至于想要自杀啊。我看到电视的感人情节,我也会跟着哭啊。我听到一首合适的音乐,我也会不自觉的摇摆起来啊。

我依然觉得世界很美好,我喜欢看日出和夕阳,如果我旁边有人我一定会召唤他一起看。但能分享快乐的人是很多,懂你悲伤的人却没有。

身边的人来来去去,时间一天天的晃过去。当我觉得有点累了想待在舒适区的时候,请不要批评我是个怪胎。这挺伤人的。

如果能选择,我希望我像一只盘旋的鸟儿,孤单的飞着,路程中遇到了另一只落单的鸟儿,我们相约飞往某个目的地,接受命运的安排。

Categories : 故事里的音乐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