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ter is coming

“琴瑟果腹,不知疾苦,逝如斯夫,问君何度”

近两天来刮风下雨,闷在柜子里的外套还来不及拿出来翻晒,就感觉冬天临近了。换季了,又有了买衣服的理由。换掉了旧衣服,也换种心情。

跟了三年的尤克里里在昨晚被我换掉了琴弦,由于是新弦的原因,一直在跑弦,一首歌还没完音就跑偏了,于是折腾到凌晨能安静弹完一首歌没跑弦后才放下它。有时在这上面我是有点强迫症的,比如音不准,我就无法装作听不见。晚上听力特别好,不用调音器也能判断音准。换了琴弦,小U好像获得了新生,弹起来像新的一样。这让我很高兴,这段时间我都没这么忘我的高兴。

九月的最后一天,也许只是来记录逝去的时间,或者留下耳边的一首歌,对,开这个站的初衷不就是为了分享音乐。10月11号域名要续费了,四年了,这里见证了人来人往。不知道能开到什么时候,我也减慢了更新速度,也不会再改版,如果你是老访客,某天打开还能让你看到记忆中的样子。像突然听到某天我分享过的某首歌,有了某种熟悉的感觉。

也许是过了一个浑噩的九月,不想像从前一样去感慨,而是想要它结束。每次经历过什么事,就发现自己身上的不足亦或是愚笨,当然我并不是每次都能醒悟过来,我没有那么高的境界。是谁说人还是笨点好,没有那么敏感,就没有那些多出来的烦恼和痛苦。

道理都懂,人无完人,不用去原谅别人也不去恨自己,等待时间流逝或许是救赎的一种方式。
要学多一种技能,赚多一点的钱,去也许根本不美好的远方,看得更清,走得够远,才会明白归属的意义。

冬天也不远了,要多备着秋裤,听说这个冬天比较冷。

—————————————————————————
丢火车的新歌《如斯》,讲的是时间的流逝,和无力感。

作曲 : 球子
作词 : 周骏/球子
下午三点半
阳光才照进房间
抽一支烟吃顿早餐
垃圾还没扔
躺在床上不想动
还没开始
就结束了一天
偶然间发现
失掉了所有感觉
也许成长
只是个谎言
走出很远
才发现绕了一个圈
丢失和得到的
只有时间
琴瑟果腹
不知疾苦
逝如斯夫
问君何度
琴瑟果腹
不知疾苦
逝如斯夫
问君何度
凌晨三点半
睡意全无的夜晚
舍不得点燃
最后一支烟
不愿想起的事
不住在脑中盘旋
离开的人那
再没有归来的一天
转眼如隔世
已是多年
前路遥无可期
后路渐远
看那物是人非
以时过境迁
任世界改变
无法熄灭 熄灭
转眼如隔世
已是多年
前路遥无可期
后路渐远
看那物是人非
以时过境迁
任世界改变
无法熄灭 熄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