拄拐杖的人

“我在想,不知道那一层层的茧,是否可以为他抵挡,来自雨水中的冷漠。”

有一个双手拄着拐杖的年轻人,要是我能够准时起床,我便能在7点45分2楼的电梯里与他相遇。

他的右脚看上去是断了,裤腿就那样垂着,空荡荡的。他总是紧贴着电梯口的门站着,电梯门一打开,他便急匆匆走到装有门禁系统的大门前,使劲推开门几个健步冲出去。我跟在他的身后,也是几个健步,以便能在被他推开的门快要关上之前蹭出去,这样我就不需要把放在口袋里的双手再掏出来去开门。

有好几次我都在他身后想,双手都拄着拐杖,他是如何走得这么快的,连我这个大长腿都有点跟不上了。

我始终没能看清他的长相,只知道他戴着眼镜。他进电梯时是垂着头的,他出电梯时是走在我前面的。但我似乎能看到他身上的刚毅,还有自卑。

有一天,外面正在下着大雨,此时时间是7点44分。我从16楼下去,电梯停在了2楼。我知道是他,这个拄着拐杖的年轻人要上来了。然后他又如往常一样,几个健步冲出去,一头扎进了大雨中。我正在烦恼那该死的雨伞架打结而撑不开,他已经消失在视线中。咦,他好像没有打伞啊!哦,他没有空闲的手可以打伞。我这样想着,也是撑着伞走了出去。

抬眼望去,他正快步于雨中,几下功夫他的头发便被雨水淋塌了下来。我小跑过去,走在他旁边,把伞举高了一点点,为他挡住了一点倾盆大雨。此时他放慢了脚步,望向我,说:谢谢你啊,我淋一点雨没事,别耽误了你的事情。我这才看清他的脸,带点尴尬的笑容,挂着冰冷的雨水。我也尴尬的笑了笑,说:没事的,你走得这么快,应该是我耽误了你才对。我不敢再说什么,也不敢望向他的腿,我怕他会觉得我的怜悯显得做作。我想如果换作是我,我一定也会比任何人更富自尊心和防备心。

我们都没有说话,只听见雨点哗啦啦的泻在伞上,我的衣服已经打湿了一半,我想他也是吧,我不知道我是否真的帮助他挡住了雨水。

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小孩子的声音:妈妈,这个人的腿好像断了,你看他拄着拐杖,他有两个拐杖,是不是他两条腿都断了。别看,跟着我快点走。他妈妈小声说。我正诧异着,不知道这段对话是否触动到他的神经,我很尴尬的瞟向他,他正垂着头,用力挪动着他的拐杖,没有任何表情。他应该是没有听到吧,庆幸这雨水声遮盖住了伤害。我这样想着,地铁站到了。

他像是松了一口气,伸出手与我道别,谢谢我的雨伞,再没有说任何。我看到他的手,布满了茧,就像垂老之人的手。我在想,不知道那一层层的茧,是否可以为他抵挡,来自雨水中的冷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配图:
作  者:施尔德·哈森 – childe hassam
作品名称:April showers champs elysees paris
作品年代:1888

Dearly beloved-下村阳子,这首曲是一位弟弟推荐。

Categories : 音乐里的故事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