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在九月

一个叫木头 一个叫马尾

这个夏天似乎很短暂,对于武汉这座火炉城市来说。八月底开始最高温再也没有超过35度。新闻上说,买高温险的人,亏了。

我出生在9月29日,可是我爸妈并不记得我出生在哪一天,他们那时是记的阴历,29日是我后来根据阴历查黄历时查到的。我一直把9当做我的幸运数字,虽然它并没有给我带来什么好运。

我在阴历生日那天打电话,妈,今天是我生日。我妈说,生日怎么了,不都一样吗。挂了电话我觉得特别委屈,说不上来的难过。我只是觉得任何人的祝福都比不上亲人的。后来我又觉得不应该感到委屈,父母的生日我又记得过几回。他们每次都说,生日怎么了,不都一样吗。

不都一样吗,仔细想起来,在某个地方实在又是不一样的。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日子,它除了带来成长,还会带走成长。

在拥有万千宠爱的年纪,我只会用哭来表达我的需要。在浅尝人生百态的年纪,我只学会了沉默。

有一年九月,有一个人牵着我穿过迟来的课堂,送我到座位,我哭着拉着他不让他走,那个九月好像也不太热,跟现在一样。

我想让时间停在那个死活不撒手的九月,如果可以倒退的话,我还是想做一个爱哭鬼,一个任性倔强,一个简简单单,一个被捧在手心的爱哭鬼。
————————————————————————————————


我喜欢这些歌,民谣还是独立,它们带我穿越了今天,回到不一样的九月。

      九月-周云蓬

曲:张慧生 词:海子

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
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
我的琴声呜咽 我的泪水全无
我把远方的远归还草原
一个叫木头 一个叫马尾
一个叫木头 一个叫马尾
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
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
我的琴声呜咽 我的泪水全无
我把远方的远归还草原
一个叫木头 一个叫马尾
一个叫木头 一个叫马尾
一个叫木头 一个叫马尾
一个叫木头 一个叫马尾
亡我祁连山 使我牛羊不蕃息
失我胭脂山 令我妇女无颜色
远方只有在死亡中凝聚野花一片
明月如镜 高悬在草原 映照千年的岁月
我的琴声呜咽 我的泪水全无
只身打马过草原
一个叫木头 一个叫马尾
一个叫木头 一个叫马尾
一个叫木头 一个叫马尾
一个叫木头 一个叫马尾
一个叫木头 一个叫马尾
一个叫木头 一个叫马尾
一个叫木头 一个叫马尾…..

       九月-朴树
词曲:朴树

北风从今夜开始吹起
我的心灯火闪闪忽明忽暗
怎么说起又怎能说清这漫长迷茫的夏季
当那聚会要散去时该谁远行谁不醒
and time pass by
and time pass by
看这就是让我迷失的那座城市
舞步如梦恍惚
醉的人们呀举起杯笑着眼里都是泪
谁在晚餐后老去像迷雾里我的心
my life is in mud
my life is in mud

can you help me can you help me
can you help me can you help me
can you help me can you stop me
do you believe me
can you feel me so far so near
so you lead me
can you hear me can you stop me
do you believe me

Categories : 故事里的音乐
Tags : , ,